金立供应商自述:我被欠了 6700 万,贷款卖房补窟窿,苦等一年无果
2019-10-31

    原标题:金立供应商自述:我被欠了 6700 万,贷款卖房补窟窿,苦等一年无果

      困难重重的金立如今被供应商团团包围。金立提供的《重组方案》里,资产部分只列出了投资股权和大厦,都是抵押出去的资产,应收账款却不翼而飞。这位供应商的遭遇,正是这群讨债人的缩影。

      迫近年关,金立的供应商能捱过这个寒冬吗?12 月 17

    日,在几十家供应商向深圳市福田区信访局请愿后,香蜜湖街道办事处终于口头承诺:为这些供应商先向金立申请 1 亿元资金,让供应商发了员工工资,好好过年。

      这些钱还没到手,金立在 12 月 10 日发来的一份《金立集团框架性重组方案建议》却让他们愤怒。他们不敢签字,因为签字了就意味着对上面的 " 糊涂账

    " 表示认同。而他们的第一诉求正是让法院查清金立的帐目。

      一家供应商对《财经天下》周刊说,金立提供的《重组方案》里,资产部分只列出了投资股权和大厦,都是抵押出去的资产,应收账款却不翼而飞,这是不可接受的。另外金立在

    2016 年尚有 70 多亿元净资产,到了 2018 年却净亏损 170 亿元,与刘立荣说的 "2017 年前每月亏 2 亿元 " 也对不上账。

      " 金立不是经营性破产,是被人掏空了,坑了供应商。金立此前希望,无论是资产还是债务,就这么打包处理,不要再查了。他坦言,自己恨透了金立,"

    如果不是被欠钱,自己也恨不得它倒掉。

      以下为金立供应商对《财经天下》周刊的陈述:

      1 亿元过年费,100 多家分

      现在深圳市政府、福田区都知道金立供应商很困难,就口头上答应了这个(先向金立申请 1 亿元还款),但能否落实还不清楚。

      香蜜湖街道办事处一位主任作出口头承诺:有 1 亿元资金,分给被欠 50 万元以上、8000 万元以下的供应商,大概 100 多家,年底前偿还。目前这

    1 亿元资金的还款还是口头承诺,落实尚无定数:分配方案按什么分?没有钱的供应商怎么平衡?过年还剩 40

    来天,除了放假只剩一个月了,我甚至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实现。

      因为金立还有些财产,先解决过年给员工发工资的困难,年关是最难过的。这些钱还给我们,最后也要从我们的债务里划扣出来。

      之所以给这些人,是因为欠款 8000 万元以上的,这几十万对他们起不到一点作用。对低于 50

    万元的,如果重组成功,他们不会搞债转股,两年内直接偿还,所以也不用担心什么。(编者注:按照《金立集团框架性重组方案建议》,普通债权人将被债转股,变成金立股东。)

    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

    绝不接受一笔糊涂账

      我们第一诉求是把账查清。据说他们把账毁掉了,不清不白。那么大一个公司,怎么可能因为员工离职把账丢了?哪家公司没有财务人员变动,难道账都没了?肯定是有意干的。

      我有很大一个疑惑,是 2016 年下半年金立收购南粤银行股份的时候,金立是有会计事务所审计的。当时金立还有 70 多亿元的净资产,欠 100

    多亿元债务,总资产是 170 多亿元。如果当时是负资产,银监会根本不可能批准交易。审计公司也不可能作假,因为是要负刑事责任,是要坐牢的。

      但一年多时间,金立就从净资产 70 多亿元,变成了 170 多亿元负资产,这之间差的 250 亿元去哪里了?按刘立荣的说法,2017 年前每个月亏 2

    亿元,2017 年亏了 30 亿元,那现在亏损 170 多亿元,反推回去不应该在 2016 年就亏了 140 多亿元吗?为什么 2016

    年的审计报告显示,金立还有净利润,净资产还有 70 多亿元?这不是很矛盾吗?

      金立的账还有个很大的问题,就是应收款。金立在全国有 30

    多家经销商,在欠账上面一分钱都没有体现过。金立的重组方案上面,债务只有供应商的经营性债务、银行的金融债务两项,还有 7 亿多元的海关税收,加起来是 202

    亿元。而资产部分只有原始资产 25 亿元,是金立当初买股票和大厦的原始投资额,当然现在已经升值了。你想想看,这里面相差 170

    亿元,没有一分应收款,这可能吗?刘立荣自己都说,挪用了公司的钱,这上面没有一分钱能体现出来吗?

      (编者注:按照《金立集团框架性重组方案建议》,金立集团债务 202.53 亿元,资产截至 2018 年 11 月为 75.1

    亿元,全部为投资购得股权和房产,没有应收账款。这被供应商认为是《重组方案》账目不清的主要依据。)

    

      这份重组方案,出具报告的深圳市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根本没有审计,数据是金立提供给它的。金立找的会计事务所是德勤,今年年初就进驻金立开始审计。难道全国前三大的会计事务所,审了一年都没审出金立的财务状况?

      无论金立亏了多少,至少你要有一个完整的账本,没有就是作假。金立创投是肯定会被法院查的(编者注:金立创投 2018 年 1

    月更名为新基地创投,董事长从刘立荣变更为吴昊天,被供应商认为有金立转移资产之嫌),但应收账款这部分没有账目,就不好查。金立在全国几十家代理商,光我知道的,几千万级别的就有好几家。我们要求把这部分查清楚。

      我听到了一些消息。我们有个供应商是帮金立做纸箱包装的,他在今年上半年,帮金立做了 1000

    多个纸箱,都是空白的,没有印字。做纸箱的老板跟我讲,金立把这些纸箱装账本,拉了十几车藏起来了。(编者注:据《财经天下》周刊消息,金立在 2017 年 12

    月资金链断裂被曝光之前,还更换了财务系统。)

      从投资南粤银行(当时披露了金立部分财务状况)起,只要有人关注,很容易发现问题。金立现在就逼我们快一点签了《金立集团债权人一致行动协议》,它的目的就是逃避追究这些东西,赶紧打包处理了。北京有一家国企背景的公司本来要收购它,都谈妥了,但他们要追究金立责任人的责任,据金立内部人说,要求金立这些高管要去自首,金立就不说话了。金立是希望打包,我有多少资产债务都打包,你也不用追究这些问题。但人家审计公司进来了,一查就知道有问题,最后没同意。

      金立拖累了多少人

      现在有个问题,债权人并不团结。有资产抵押的大多是几个银行,他们不希望重组,就希望赶紧破产清算,反正钱也拿得回来。那些被欠款 50 万以下的 200

    多家小供应商,对他们也不痛不痒,他们对金立就是恨嘛,我个人心里也是这样,巴不得金立马上倒闭,马上清算。反而是我们,亏到五六百万、几千万元的这些人,如果就这么清算,刨去抵押完的资产,最后不会有一分钱到手。

      目前,金立有 600 多家供应商,被拖欠 50 万元以下的就有 250 多家,参与这 1 亿元分配的 50 万到 8000 万之间有 100

    多家,剩下则是被拖欠数额较多的。

    

      

    

      我有两家公司,一家被金立欠了 5348 万元,另一家就是为金立成立的,专门做不含税的东西,人员才 30 多个人,注册资金才 100 万元,被金立欠了

    1410 多万元,一共 6700 多万。你想想这是多么恐怖的事情。

      供应商被欠的钱,自己占到 20% 就很多了,80% 是欠更上游的。我被欠的 1400 多万元,起码有 1100 多万元是我要付给别人的。600

    多家供应商,背后就是 600

    多串供应链,我们两家公司员工都有六七百人,后面每个供应商都不少于十家。如果全是我们的就算了,当白做了,亏了就亏了。这后面的这么多人怎么办?

      金立太没良心了。我们等了一年,什么方案都没有,今天说重组明天说重组,刘立荣现在都不敢说,他到底挪用了公司多少钱?你拿钱,财务系统里一定有体现吧?欠条借据呢?难道像从水缸里舀一口水喝就行了吗?到现在,我在银行贷了款,房子卖了两套,自己的钱都在里面,奋斗这么多年还欠几百万元。我能拿到多少,给大家先分一点,金立不能没有一点表示。

      另外,金立出事前大量向我们采购物料。我们是做柜台和灯箱的,跟手机没关系,它都拼命采购。这些东西不是它需要的,跟手机一点关系都没有,很多都放在仓库里睡觉。这就是恶意采购。

      我去年碰到几家西安经销商,还问我要不要柜台,说他们有几百台金立柜台用不上。我想你不是搞笑呢,你金立不要,为什么要跟我们订呢,订了又不给钱。金立采购以后给了经销商,或者经销商向总部申请了这么多。后面经销商看到金立有问题,反正不用给钱了,就拼命采购,有没有用不管。有些抱枕啊,送客户的礼品啊,以前一年采购两三百万元,现在一个月采购三五百万元。所以金立今天情况这么严重,它不是经营性破产,是人为地把公司掏空了。

      来源:财经国家周刊

    

    (责任编辑:邱利 HN154)